博体育

  • <tr id='phLoI'><strong id='nTnx'></strong><small id='tf3LCUL'></small><button id='R2mx4w'></button><li id='nxWu8'><noscript id='sSdei'><big id='iUwRE'></big><dt id='50ew0rb'></dt></noscript></li></tr><ol id='9APJQGdU'><option id='hSUax8'><table id='DkQViJo'><blockquote id='JB2G'><tbody id='3EBT'></tbody></blockquote></table></option></ol><u id='VGmxWZb'></u><kbd id='g3MhO'><kbd id='XeIkH'></kbd></kbd>

    <code id='CACWI'><strong id='6NUe0'></strong></code>

    <fieldset id='bCoaFZ'></fieldset>
          <span id='1QaCS8c'></span>

              <ins id='Jebc1d'></ins>
              <acronym id='eHnqftl'><em id='ZVuEGo'></em><td id='xN4ZGY'><div id='Xx9o'></div></td></acronym><address id='3vcYFW'><big id='x6Eie'><big id='xOJBO4'></big><legend id='82cM9E'></legend></big></address>

              <i id='ezIXz'><div id='2KaRdx4'><ins id='c4tRWpv'></ins></div></i>
              <i id='ZIEW9'></i>
            1. <dl id='fUPt'></dl>
              1. <blockquote id='f6vbZxb'><q id='en9p7'><noscript id='ZuC9n'></noscript><dt id='2Brt'></dt></q></blockquote><noframes id='kPNEmk4'><i id='APoFYi'></i>
                “辯護詞”的著作權保護及侵權認定

                作者︰盧文 徐潔    來源︰上海法治報    時間︰2020-02-26

                  近日,一則著作權侵權糾紛案件引發關注︰2014年10月,律師張某向檢察院遞交了一份《辯護詞》。2015年3月,為該案件另一名共犯進行辯護的律師錢某,也向檢察院遞交了一份《辯護意見》。張某發現該份《辯護意見》與此前自己所撰寫的《辯護詞》在表述上存在大量雷同,遂訴至法院。最終,法院判決錢某賠償張某經濟損失20000元。此案背後有許多的法律問題值得我們探究,比如“作品”的認定標準以及侵犯著作權責任的構成要件。

                  《著作權法實施條例》第2條規定︰“著作權法所稱作品,是指文學、藝術和科學領域內具有獨創性並能以某種有形形式復制的智力成果。”可見,要構成著作權法上的“作品”,須符合以下幾個要件︰

                  第一,必須屬于人類的智力勞動成果。辯護詞,系律師在刑事訴訟過程中,根據法律和事實提出有利于被告人的材料和意見,部分或全部地對控訴的內容進行申訴、辯解、反駁,以證明被告人無罪、罪輕,或者提出應當減輕、甚至免除刑事責任的文書。撰寫辯護詞,顯然是律師的智力勞動。

                  第二,具有獨創性。雖然刑事辯護詞的撰寫具有基本的格式,但是這些“格式”或者“模板”本質上屬于一種行文邏輯和體系的安排,是為了提高法律文書的規範性和寫作效率而發布或分享的,具有一定普適性、指導性(或參考性)的實用型文件,辯護詞的具體撰寫仍需律師依據特定案件的事實、證據並結合律師自身的專業能力及對法律條文的理解,進行“從無到有”的獨立創作。

                  該案中,張某以自己的語言文字和行文手法,分五個部分對委托人不構成犯罪進行了層層邏輯論證,突出了辯護的方向和重點,體現了張某的個性化選擇和表達,達到了一定水準的智力創造高度。

                  第三,具有可復制性。可復制性意味著智力勞動成果必須借助語言、圖片、聲音等一定的表現形式,形成能夠被他人客觀感知的外在表達,才可能被復制和傳播。《中華人民共和國著作權法》(以下簡稱《著作權法》)規定的復制權指的是“以印刷、復印、拓印、錄音、錄像、翻錄、翻拍等方式將作品制作一份或者多份的權利”,顯然,將一份創作完成的辯護詞通過某種形式“再現”(復制)並不難。

                  此外,《著作權法》第5條將“法律、法規,國家機關的決議、決定、命令和其他具有立法、行政、司法性質的文件,及其官方正式譯文”等排除在“作品”範疇之外,這是因為官方文件涉及社會公眾和國家整體利益,屬于全體社會成員共享、共有的信息資源,不宜通過著作權保護的方式加以壟斷,而辯護詞是律師在具體案件的訴訟過程中,提出的有利于被告人的材料和意見,流通性不強且受眾範圍小,因此不涉及社會公共利益,不屬于《著作權法》第5條規定的範疇。

                  綜上所述,辯護詞符合“作品”的含義和要求,應當受到著作權法的保護。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著作權民事糾紛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20條第1款規定︰“出版物侵犯他人著作權的,出版者應當根據其過錯、侵權程度及損害後果等承擔民事賠償責任”,而第3款則規定︰“出版者盡了合理注意義務,著作權人也無證據證明出版者應當知道其出版涉及侵權的”,出版者仍需承擔“停止侵權、返還其侵權所得利潤的民事責任”。《計算機軟件保護條例》第30條也規定︰“軟件的復制品持有人不知道也沒有合理理由應當知道該軟件是侵權復制品的,不承擔賠償責任;但是,應當停止使用、銷毀該侵權復制品。”

                  由此可見,侵犯著作權責任與一般的侵權責任在構成要件上存在不同,在認定是否構成著作權侵權時,無需行為人具備主觀過錯,只要其未經著作權人許可,實施了受專有權利控制的行為,又缺乏“合理使用”、“法定許可”等抗辯理由,即構成對著作權的直接侵權。所謂“受專有權利控制”,指的是每一項具體的著作權權利內容,都控制著對應的特定行為,比如發表權控制發表行為,復制權控制復制行為,表演權控制表演行為。

                  主觀過錯雖然不是侵犯著作權責任的構成要件,卻是判令侵權人承擔損害賠償責任的前提,即只有在侵權人具有主觀過錯的情形下才可令其賠償損失,而停止侵害、賠禮道歉等責任承擔方式則不受此影響。

                  在司法實踐中,法院在認定侵權作品時主要遵循的是“接觸+實質性相似”的公式。本案中,《辯護意見》和《辯護詞》的內容存在大量雷同,構成實質性相似,而錢某在查閱案卷材料時有機會接觸到張某提交的《辯護詞》,在錢某無法“自證清白”的前提下,其未經張某許可大量復制《辯護詞》內容的行為構成著作權侵權。同時,錢某作為專業律師應當對尊重他人的著作權有著更為清楚的認識,因此其顯然具有主觀過錯,需要承擔賠償損失的民事責任。(作者︰盧文 徐潔)

                  【編輯】︰龐奉叢

                上一篇︰智利藝術家訴迪士尼版權侵權
                下一篇︰內蒙古開展2022年北京冬奧會會徽版權保護工作
                協會信箱
                在線咨詢
                版權登記
                天氣查詢
                城市地圖
                回到首頁
                体育竞彩网 竞彩app 体育竞彩网 竞彩app 棋牌赚钱
                博体育 | 下一页